課程:指引孩子朝著那明亮的地方去

文 / 屠桂芳 責編 / 屠桂芳 2015-01-04 點擊 14627

 課程:指引孩子朝著那明亮的地方去

——關於課程文化的個人思考

 

引言: 

作為一名教師,我想:每一個人,都應該記住英國詩人惠特曼的這首詩《有一個孩子向前走去》:有一個孩子逐日向前走去 /他看見最初的東西/他就傾向那東西 /於是/那東西就變成了他的一部分/在那一天/或在那一天的某一部分 /或繼續了好幾年/或好幾年結成的伸展著的好幾個時代/ 我們,每一位教師,在孩子的童年和少年時代,每天都在讓孩子看見最初的東西,而這些最初的東西,終歸會成為孩子生命的一部分。於是,我想問自己,也想問每一位老師:知不知道,我們每天給孩子看見的最初的東西是什麼?我們每天給孩子看見的最初的東西究竟有多大的價值與意義?因為,它是如此深刻地影響著一個孩子的一生啊!

 

                 我們需要不斷深化對課程價值的認識

 

細細梳理一下,其實,我們每天給孩子最初的東西很多很多,這些東西整合起來,我們稱之為教育。而教育是需要載體的,教育最重要的載體是什麼?課程。每一位教師,每天所做的事情,就是依托一定的課程,與孩子進行交流與對話,給孩子生命最初的東西。由此可見,課程,對於教師與孩子,是多麼重要。教師每天都在使用課程,而學生每天通過學習課程,接受他生命中最初的東西。那麼,課程究竟是什麼呢?我在查找資料的過程中,找到了二個我認為比較理想的對課程的定義:第一,是17世紀的教育家誇美紐斯在他的《大教學論》中,把課程理解為:為了實現學校教育目標而選擇的教育內容的總和。第二,是新教育實驗發起人朱永新教授對課程的定義:有願景與計劃,有行動與策略,有穿越的事實,有一個或好或壞的結果,這就能稱之為一個課程。從這兩個定義來看,課程的內容便顯得非常地寬泛了。因而,課程的意義,有待於我們每一位教師,不斷去理解與深化對它的認識。下麵我們來看看例子,通過這兩個例子,我們可以知道課程實施的意義與目的在哪裡? 

在北京市十一學校,有4714名學生,而這些學生每人有一張與眾不同的課程表。十一學校採取的是一種大課程觀,他們對現有的國家課程、地方課程、學校課程進行整合,通過分層、分類設計,開發出近300門學科課程供學生選擇。綜合課程、特需課程、非典型課程、自主設計課程,十一學校開設了一個內容豐富、形式多樣的課程超市,讓每個學生根據自己的需要和興趣,找到適合自己成長的跑道。北京市十一學校課程研究院院長秦建雲如此評價課程的意義:十一學校開設不同的課程,是為了給學生開闢成長所需要的不同“跑道”。在十一學校,課程被認為是助力學生起飛與成長的跑道,而跑道的好壞,決定孩子起飛的力度與成長的高度。這就需要我們每一位教師思考:我們給孩子的課程都是好的課程麽?我們給孩子的課程,都能助孩子飛得更遠更高麽? 

在清華附小,竇桂梅校長同樣對課程進行了改革。她提出了“1+X”課程模式。所謂”1”是指:優化整合的國家基礎性課程。其整合的途徑為:學科內整合、學科外整合、學科內外整合。所謂“X”是指實現學生個性發展的特色性課程。其內容包括(一):體現學校個性的課程,如清華風物課程。(二):體現學生個性的課程,如一條龍課程、種子課程、自主課程。清華附小“1+X”課程的開設,應該也為每個學生的發展提供了很好的通道。而我個人最感興趣的清華附小對體育課程實施的改革:每班每天一節體育課、每天一個健身大課間以及晨練微課堂”、“每個學生一個體育自主選修項目”。基於這些,我在思考:我們在給孩子最初的東西中,什麼是第一位重要的?身體是1,而其它任何東西都是附誅於1後面的0。我們每位教師,靜下心來想想:在我們的課程體系中,我們有沒有為孩子提供那個孩子最需要的1呢?如果沒有,清華附小的體育課程改革是不是為我們打開了一扇窗? 

上周參加株洲市“書香論壇”,全國兒童閱讀論壇的創始人徐冬梅老師在大會上語出驚人,她說:我們現行的語文課程根本不能稱之為課程。為什麼呢?因此,世界上那麼多經典的兒童文學都沒有進入現行的語文課程。如果古今中外的兒童文學經典不能大量地進入兒童的視野,那麼,在語文教學中,我們給孩子最初的東西是什麼呢?機械地抄寫?簡單的識記與背誦?枯燥的寫作?因此,她持續十年,孜孜不倦地做“兒童文學論壇”,她希望通過論壇,改變每位語文教師心中的語文課程觀。徐老師的身體力行,也應該引想我們的思考:我們每天拿在手上,走入課堂,為教給孩子們知識而使用的這本教材,是科學合理的麽?是完美無缺的麽?有沒有要改進與完善的地方? 

美國課程與教學專家小威廉姆E.多爾在《後現代課程觀》一書中設計了4r來構建課程,即豐富性、回歸性、關聯性、嚴密性。多爾認為:課程的意義不在於證實一種立場的正確性,而是要發現將不同觀點聯繫起來從而通過積極地參與對方而擴展自己的眼界的方式."這一過程是"上帝笑聲的回音"的藝術,是"沒有人擁有真理而每個人都有權利要求被理解的迷人的想象王國"的藝術。 

我想:我們每一位教師,對課程的認識遠遠沒有達到多爾所說的高度;我們每一位教師,需要不斷深化對課程價值與意義的認識。唯其如此,我們才有可能將孩子帶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領域,讓他們真正領略到學習的魅力。 

         我們該如何盡可能地構建一個適合學生髮展的課程體系 

今天,我們處於一個教育改革的時代,教育改革的核心是課程改革。我們很驚喜地看到,為了實施素質教育,促進學生個性發展,各個地區、各種類型、各種級別的學校,都在不同程度上走上了課程改革之路。對於課程的分類,課程改革提出了構建國家課程、地方課程、校本課程相統一的框架。國家課程在小學體現為語文、數學、英語、音樂、體育、美術、科學、計算機、品德與社會等,它具體地體現為每周26課時的授課內容。地方課程是各級地方政府研發併在學校實施的課程。在小學開設的各個學科科目中,其中有些教材如美術、品德與社會等使用的是湖南省編教材,這些課程嚴格地來說,算作地方課程。當然,還有些地方開發的課程,是在國家規定的課程之外的,如藏族地區的孩子就要學習藏語和漢語兩種語言,那麼藏語讀本就是他們的地方課程。而校本課程是學校自主開展開發的課程。大多數學校曾提出學校課程建設的框架,即以必修課程為基礎,以選修課程為依托,以綜合實踐活動課程為拓展三位一體的課程體系。這個課程體系是各級各類學校通用的一個體系。其中的選修課程(現在我們使用得更多的名詞是社團活動)和綜合實踐活動便屬於校本課程範疇。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凡是開設了各種各樣的課程,讓學生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來選修的學校,其課程開設是適應了學生的個性發展需要的。但是,這並不意味著這樣做,學校課程開設便是完備的了。我們還需要進一步思考學校課程體系建設的科學性、合理性。我們要盡可能地探索一個促進學生髮展的課程體系。什麼樣的課程體系是比較理想的呢?在我個人看來,學校要構建一個適合學生髮展的課程體系,應該考慮如下因素: 

一、課程建設的目的性: 

目的性是擺在課程建設前面第一位的東西。我們的課程開設需要達到什麼目的,這是每一位教師以及校長應該認真思考的問題。它涉及到課程使用的方向及目標。對於一個學校而言,我們在思考課程建設的目的時候,除了按照規定開足國家課程外,在校本課程開發方面,可以考慮實現兩個層面的結合:第一,與學校辦學理念相結合。如博才梅溪湖小學提出了“知書達禮”的校訓,我們就可以從“知書”和“達禮”兩個方面思考,學校要開設什麼樣的課程來達到這個目標。從“知書”這個層面來說,它意味著要引導學生博覽群書,那麼,學校就要考慮如何開設好各種門類的閱讀課程,如學科閱讀;從“達禮”這個層面來說,它意味著學生要知禮儀節,懂禮儀,那麼,學校就要考慮如何開設禮儀課程,指導學生習得禮儀規範。第二,與學校辦學特色相結合。如博才洋湖小學,其校訓為“上善若水”,那麼,我個人認為,學校應該在“水”上面做課程文化的文章。如我們可以開發一個洋湖濕地公園為主題的校本課程,介紹自然水文化;我們可以開設一些民族器樂、中國書法及中國繪畫課程,體現以藝術的律動來體現水的律動;我們可以開設一些拉練課程,如爬岳麓山、湘江風光行等,磨煉學生的意志,體現“水滴石穿”的精神······再如,博才咸嘉學校,其辦學特色為科學教育,那麼學校便要開發與科學教育特色相關的課程,如1—6年級分年級可以開展哪些科學主題實踐活動,要成為系列;開設一些科學興趣小組,如發明創意小組、編織小組、剪紙、科幻畫、電腦繪畫、科學趣味小組、頭腦風暴、DI社、DY社、DV社等。學校課程建設與學校辦學理念、辦學特色的結合,能夠促進學校理性、持續發展。 

二、課程建設的序列性: 

序列性是指學校在進行課程建設的時候,應該對其課程設置進行排序,即哪些課程是第一位的,哪些課程是第二位的。學校要依照課程的重要性來加強對課程價值的判斷,並制定實施課程的路徑。新教育實驗發起人朱永新教授最近開始研究新教育實驗的卓越課程,我個人很喜歡並推崇朱教授對卓越課程體系的設計:以生命課程為基礎,以公民課程(善)、藝術課程(美)、智識課程(真)作為主幹,並以“特色課程”(個性)作為必要補充。這應該是一個比較完善的課程體系,相對於原來的德智體美勞的課程體系,它更具現代教育理念,也更符合人性發展的規律與要求。 

我個人覺得一個學校在不能提升自己學校課程體系構建的理論依據的時候,不凡使用朱教授提出的課程體系。但是,在朱教授設計的課程體系中,我認為我們仍然需要給這些課程進行排序。生命課程是排在第一位的。生命高於一切。沒有生命,哪來發展與成長?所以每個學校首先要做好並重點關註的是生命課程。生命課程包括哪些內容呢?朱教授指出:生命課程是將體育、生理健康教育、心理健康教育、性教育、防艾教育、毒品預防教育、安全教育、環保教育以及國際理解教育等予以整合,用生命教育的線索來貫穿。同時對青少年的心理問題、青春期困惑、逃逸、自殺等危機狀況提供咨詢服務、指導和救助。排在第二位的課程是智識課程。人類社會的發展過程,是人類不斷地探索自然規律與社會規律的過程,也是人類追根溯月,尋求真理的過程。而智識課程便是教人求真。智識課程指的是學生學習的語文、數學、英語、計算機、科學等課程。通過智識過程的學習,學生才有可能明白這世界的本原與真相,才能學會探索與追求。排在第三位的是公民課程。公民是一個社會走向現代化、民主化的標誌。公民代表的一種普世價值。它解決的是作為一個社會人的權利、責任與義務問題。公民課程表現形式為:社會、政治、法律、演講、美德等課程。公民素養是未來社會人必備的素養,現代學校很有必要在此方面進行探索與研究。排在第四位的是藝術課程。國家教育部今年制定了中小學生藝術素養考核方案,我們區教研室今年對學校常規教育教學考核增添一項,就是對學生的音樂、美術素養進行現場抽查、調研,並檢查器樂進課堂現象,這充分說明藝術課程在學校教育中的重要性愈來愈被重視。排在第五位的是特色課程。這裡的特色課程應該包含兩重含義:第一層是指適應學校辦學特色開設的課程。如博才金峰學校是足球特色,因此開設一門足球課程,讓學生從小熟悉足球文化。第二層是指學校開設的各種各樣滿足學生興趣愛好的課程。這些課程成為其它課程的有益補充,它們可以豐富學生的生活,促進學生業餘愛好的形成,使學生對生活充滿情趣。 

審視朱教授提出的課程體系,我們仍能發現一些不完善的地方,比如,勞動,應該是一個人從小開始便要學習的一項技能,如做好家庭衛生、洗衣服、做飯、安裝東西,搬運東西,這些活兒與個人生活密切相關,每個人都應該擅長。但實際的狀態是,當今社會,愈來愈少的人擅長這些。因此,學校開設勞動課程,成為必需。當然,在朱教授提出的課程體系里,還缺乏一類實踐課程,依據杜威“教育即生活”的理念,學生當下學習的所有知識應該緊密地跟生活相聯繫,學生要在生活中加強對所學知識的體驗與感受。因此,開展實踐課程,讓學生不斷地在實踐中豐富對所學知識的認識,並不斷檢驗所學知識的科學性與合理性,在實驗中豐富自我,完善自我,是學校必然進行的路徑. 

三、課程建設的多元性: 

    課程的多元體現了小威廉姆斯E·多爾提出的課程豐富性的特點。學校的課程建設應該是開放的、多元的,這是多爾在〈〈後現代課程觀〉〉里著重論述的觀點。學校要實現課程的多元,可以考慮從三個方面著手:第一,課程主體的多元性。在傳統的教育教學中,教師是課程的唯一主體。但在實施課程改革的今天,一些學校早已打破傳統框架的束縛,實現了課程主體的多元化。教師、家長、學生、社區志願者都成為了學校課程的主體。教師除教授固定的學科知識外,還可以根據個人特長開設選修課程;家長也可以進學校講授本行業知識、講述游學經歷、給學生講故事、開展家庭親子實踐活動;學生可以自主成立興趣小組,如數學興趣、閱讀興趣小組、演講小組、講故事小組等;社區志願者可以憑藉自己的一技之長給學生授課,如民間剪紙、棋藝、書法、太極拳等。第二,課程內容的多元性。根據朱永新教授提出的課程體系,我們可以將五類課程分別細化為更細緻、更具體的課程。如生命課程中的體育便可以分為球類運動、田徑運動,安全教育便可以分為交通安全、飲食安全、公用設施設備安全、防災防害等,心理健康教育可以根據一至六年級學生心理特征確定不同的內容。公民課程可以分為世界文化、廉潔文化、公民道德、公民常識、公民法庭等。藝術課程的分類及特色課程更是廣泛。第三,課程形式的多元化。朱永新教授說:課程的起點是人的發展,課程的終點仍是人的發展。因此,凡是能促進學生髮展的教育內容,都可以稱之為課程。由此意義而言,課程的形式是多元的。它可以是一堂課、一次演講、一次班隊活動或實踐活動、一次有目的的談話、一次游戲等。 

四、課程建設的系統性: 

依照朱永新教授設計的課程體系,很多學校對五種門類的課程,或多或少都有涉列,但是,學校與學校之間,在實施的內容、程度及效果上,存在差別。有的課程設置目的性不強,有的課程設置比較單調,有的課程設置雜亂無章。因此,學校的課程建設如果要做到有目的性,有針對性,還必須加強課程建設的系統性。在我看來,根據我們學校日常教育的需要,我們應該對一些課程的課目進行精心設計,努力做到課程內容的漸進性、層次性及深入性。第一,“國旗下的講話”內容的系統性。“國旗下的講話”,我們曾經試著安排年輕教師輪著主講,主題採用教育處提供及主講老師自行選擇的方式。這種方式新穎活潑,吸引了學生的視線。但是,現在我們用課程的觀點來審視這個常規教育項目,我覺得我們可以根據學生的需求設計一個“國旗下的講話”主題課目,分別邀請學生、家長、教師、社區志願者來主講,這樣,這門課程就豐富起來了。第二,班隊課程的系統性。班隊活動是每個年級每周下午都要進行的一門課程。雖然,每次活動,教育處都會給班主任提供班隊活動主題,但細細思考起來,這些內容還比較零散。我們要考慮根據學生年齡特點及發展需要,設計一個一至六年級的班隊活動課目,在這些課目中有一些內容是每個學期必須開設的:一次科普活動、一次班會、一次班級讀書會、一次家長講壇等。這樣設計班隊活動,既能推進學校科學特色教育,又能豐富班隊活動內容。第三,班級家庭親子實踐活動系統性。最近兩年,我們學校的家長跟學校聯繫緊密,十分重視家庭教育。很多班級在班主任老師的指導下,經常開展班級家庭親子實踐活動。我給班級家庭親子實踐活動的目的定位為“愛與責任”,即關愛社會,敢於擔當。我希望班級家庭親子實踐活動能在教育處的指導下,形成一個一至六年級有系列的活動系列,使家庭教育與學校教育相得益彰。第四,實踐課程的系統性:如果我們的校園文化節日屬於實踐課程的話,那麼,我認為,在傳統的五大節日(閱讀節、體育節、藝術節、英語節、科技節)的基礎上,我們還應該考慮設立一個數學節。因為五大節日涵蓋了學生所學的大多數課程,作為智識課程的課外活動延伸,它們起到了促進學生綜合素質提高的目的。但是,五大節日唯一沒有包含的就是數學學科,而數學卻是人類思維的王冠,因此,設立一個數學節是很有必要的。另外,對於學校開展的春游、秋游實踐活動,我個人認為除了帶領學生走向自然,觀賞自然景觀外,學校還應該將實踐活動的視野拉得更廣泛,實踐活動的陣地要更多元。如參觀消防大隊、參觀少年管教所、參觀雷鋒紀念館、清明節祭掃七十二將軍墓、參觀馬利奧生產基地、參觀麓谷高科技園等等。 

五、課程建設的綜合評價: 

  對課程建設的評價,事實上涉及到的是對學生參與各種門類課程學習的綜合評價。這是一項複雜龐大的工程,通常的做法,或者說,最科學的做法,應該是對學生參加各種門類課程的學習情況進行學分認定,再將學生參與學習的所有門類課程的學分累加,按百分比進行綜合評定。如根據朱永新教授設計的課程體系,我們可以將學生參與生命課程、智識課程、公民課程、藝術課程、特長課程的情況進行等第評價或學分評價,然後再統合起來,進行綜合評價。當然,在評價之前,我們首先需要制定各類課程的評價標準。事實上,對於各類課程,除了生命教育與公民教育不太適合進行學分評定外,智識課程、藝術課程、特長課程還是可以進行學分評定的,而這個,在大多數學校都做到的。現在,我們需要做的是探索一條將各種門類課程綜合起來,對學生進行評價的標準。如果有了這樣的標準,我們的課程將會真正成為學生成長的通道。 

我們要深入理解“教師即課程”的根本意義 

這兩天,在思考課程文化的時候,讀到一段話: 

“教師即課程”。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個新穎觀點。新一輪課程改革,在對於課程的定義中,也闡述了這一觀點。這意味著,我們要打破傳統的思維定勢,重新構建關於課程的概念。為什麼“教師即課程”呢?我們需要從三個層面理解“教師即課程”的含義。 

一、教師是所執教學科的課程的建設者與開發者。 

〈〈適合人的教育〉〉一書的作者斯坦納所說:“那些把自己看成是與課程融為一體,並誠摯地做出努力的教師們,比起那些僅僅傳授從最新的教科書中得到的以智力形式出現的、淺顯化的科學知識的教師們,更能有效地和學生們交流。”這句話道出的實質是,教師與教師在執行課程的時候是有區別的。這其中應該有三個層次:三流的教師在執行課程的時候有可能發生知識性錯誤;二流的教師能夠比較正確地執行課程,準確地傳授知識;一流的教師能夠批判性地執行課程,並對課程進行建設與開發。我校五年級語文教師在教一篇課文的時候,引進同主題多篇課文的閱讀,開展群文閱讀的研究,這就是對課程進行建設與開發。這兩天,我看到學校一二樓的走道上突然多了很多花盆,每個花盆裡都撒了種了,種了綠色植物,經瞭解,原來是科學組王娜教師在指導學生養花。將書本的知識還原為生活經驗,這就是對課程進行建設與開發。美術組範川容老師將學生的每次美術作業精心收集,精心批改,併在班上進行點評,讓學生欣賞到了同伴美術作品的美,這就是對課程進行建設與開發。音樂組教師這學期將經典詩詞呤唱引進音樂課堂,帶領孩子們學習呤唱,這就是對課程進行建設與開發。對於一個教師而言,她所教的學科是她教育生活的重心與全部,如同斯坦納所說,如果教師與學科課程融為一體,並積極地努力挖掘課程的意蘊,豐富課程內容,深化課程內容,那麼,她便能給學生提供該課程最美妙、最甜蜜的知識的芳香。 

二、教師可以發揮自己的特長開設讓孩子感興趣的課程。 

〈〈第56號教室的奇跡〉〉的作者雷夫·艾斯奎斯,他既會教語文、數學,又會教歷史、音樂、地理。雷夫的故事應該更雄辯地告訴我們:教師就是課程。一個教師,要成為學生成長道路的引路人,他應該懂得更多的知識,甚至擁有一些特長,這樣,學生會更加崇拜他,尊敬他。語文名師薛瑞萍在上語文課的時候,經常帶領學生欣賞經典音樂,這就是為學生在上語文課之餘,開設了音樂欣賞課程。每個老師都可以像薛瑞萍一樣,將自己的興趣愛好融入到日常教學中,給學生帶來除了學科課程以處,另外的驚喜。賀老師講國學,是我們學校這學期新開設的一門國學課程,這門課程就是充分發揮了賀老師酷愛閱讀,對國學感興趣的長處。三(一)班的王好好老師喜歡音樂,會彈琵琶,她便在班上自發地組建了一個葫蘆絲隊,自己進行訓練,這就是教師發揮個人特長開設課程的典型。一(二)班王莎莎老師教一年級以來,堅持帶領學生閱讀繪本,這一門繪本課程給學生帶來無窮的樂趣。教師在學生眼中,最好能夠像一位表演家或魔術師,能夠有一些好的招數與套路吸引學生,這對於學生來說,是一種幸福的享受。 

三、教師的言行範式成為一門隱形的課程。 

 “德高為師,身正為範。”這是我們經常說的一句話,它代表對教師師德形象的要求。教師每天與學生相處,其言行時時刻刻在影響人。根據誇美紐斯對課程的定義:為達到教育目的而實施的教育內容的總和。可以說,教師的言行也是一種課程。因為,教師往往是通過自己的言行實施教育內容,達到教育目的的。因此,教師一定要註意自己的言行範式。一個經常訓斥學生和一個經常講點幽默的教師相比起來,前一個可能會讓學生反感,經常煩躁不安;而後者可能會讓學生樂觀,學會開朗地面對生活。我們平常說:一個班的學生就是班主任的縮影。這道明的就是教師對學生一種長期的影響。教師的日常言行成為一種隱形的課程,對學生實施的卻是長期的影響。教師一定要註意自己的言行範式,給學生施加好的影響。一個教師要學會講故事,要學會講笑話,要學會當安慰天使,這樣,其言行範式才會構成日常教育課程之美。 

   課程文化建設是促進一個學校高品質發展的保障,但是它的建設與實施,對於每個學校而言,都有其艱辛探索的歷程。理想往往是豐滿的,但現實卻很骨感。因此,我們只是嘗試在這條路上前行。不管前行到什麼方向,我們仍要努力,如同日本詩人金子美玲所說: 

向著明亮那方 

向著明亮那方

哪怕一片葉子

也要向著日光灑下的方向

灌木叢中的小草啊

 

向著明亮那方

哪怕燒焦了翅膀

也要飛向燈火閃爍的方向。

夜裡的飛蟲啊

 

向著明亮那方

哪怕只是分寸的寬敞

也要向著陽光照射的方向

住在都會的孩子們啊


前一篇 無此文章
後一篇 無此文章